2020 “寄”深情(一)

 

本以爲6月我們就能相見。然而一場突發疫情讓學校成爲中高風險區,返校被迫按下了暫停鍵。但是,學校迎接畢業生回校打包寄送行李的准備工作一直未停。校黨委直接領導,防控辦、各教學院系、學生工作部、團委、研究生工作部、圖書館網絡中心、後勤、安保處等相關部門加強協調,互相配合,嚴謹謀劃,精准制定方案,做足充分准備。7月19日,北京市風險等級由二級降爲三級。學校第一時間啓動了畢業生返校打包畢業“寄”工作。7月20日,第一批2020屆畢業生回到校園,收拾行李即將開啓新征程。

20日一大早,黨委書記劉穎、校長蔣毅堅、副書記吳惠、紀委書記雷京、副校長張泉利、黨委常委何曉紅以及兩委聯絡員周大爲等來到康莊校區,看望畢業生和師生志願者。“這段時間大家一直加班加點爲同學們返校收拾行李忙乎,大熱天的,辛苦啦!”劉穎書記、蔣毅堅校長剛剛踏入康莊校區,就來到工作人員中間,慰問大家並了解工作准備情況。

“好久不見了,今天見到你真高興!”“家裏情況怎麽樣?工作定在哪兒了?”“感謝你爲學校做出的貢獻,好好幹,祝你前途順利!母校歡迎你再回來看看!”隔著視頻,書記、校長和網絡另一端的一位位畢業生雲端相見。

“說實在的,這一屆畢業生太難了,我們心裏放不下。”劉穎書記說。和畢業生視頻結束後,她和蔣毅堅校長親自給同學們的行李貼上標簽,深深的惦念與不舍溢于言表。

人文社科學院畢業生陳金彩很激動,“真的非常感謝學校對我的培養。今天本來是委托同學幫我打包,沒想到恰好碰到書記、校長來我們宿舍,通過視頻見到他們,我特別感動。今後我要努力工作,不辜負領導老師們對我的期望!”

英161班杨斐祎表示,“时隔半年多再回学校,这里的角角落落都印刻着我们的回忆,让我感到温馨和不舍。我们外语系虽然是个small family,但我们每一个外语人都认为这更是一个strong family。希望每一个人都坚持梦想,拥有美好未来。”

人文社科學院2020屆畢業生王苗順利通過了團市委“西部計劃項目”的選拔,將要奔赴新疆和田做一名團委幹部。她早早來到學校,給自己行李打了包,讓家人把東西拉回去,又留下來做了一名志願者。整理物品、打包、貼標簽、逐一核查,王苗一刻都沒閑著。“最後爲學校、爲同學做點事,這不算啥。”

今年的畢業“寄”,學校按照疫情防控要求,實行畢業生分批回校打包寄送行李的方案,首日回校的是人文社科學院、外語系、數理系的部分畢業生。隨他們一起來校的,還有不少教師與學生志願者們。各院系的領導、老師們到場一同爲畢業生們打包希望,送出祝福。

“前兩天腳崴了,走不了路,沒法爬樓去給同學們收拾了。但我是班主任,最後這一次,我要見到我的孩子們。”在“前台”忙碌的李祗輝老師說。她正負責給回校打包的畢業生們登記,發放物資。班裏有學生回來,堅持要和她合個影。“四年了,我們是師生,像母子,更是朋友。”還有王玉海教授,考慮到他的年齡,學院沒有通知他過來。他沒聽學院的“安排”,堅持來到學生宿舍,一點點的幫著整理物品。“這本書還挺新,好像沒看多少呢。這是本好書,過後得要看完啊!”一本本書裝箱,王教授還不忘叮囑一下。

“剛打包完一個學生的行李,還有哪些同學的沒有收拾,給我吧!”體育部的于麗老師主動跑過去問一線的工作人員。體育部13名教師和部分機關幹部也作爲教師志願者加入到首日畢業“寄”中。身手利落、幹淨有序,老師們很快就完成了既定任務,同時又申請進入其它的志願團組中繼續忙碌。

現場忙碌的除了老師們,還有不少在校生志願者。“師哥師姐們在校期間給了我們很多幫助。當初他們迎接我們進來,現在我們送他們離開。入學時是他們帶著我們走遍校園熟悉環境,後來又組織幫助我們學習、開展活動,現在他們真的要離校了,我們來送一送,幫著打打包,寄個行李,這是我們的心意。”孩子們很樸實。有的不善言語,有的打起包來可能不是很熟練,但是暖暖的感情都已經融到了每一個包裏,每一張快遞單上。

“老師,天太熱了,有些東西您該扔就扔,歇一會兒吧!”“哈哈,我都給打包好了。沒關系,宿管大姐給咱們把空調都打開了!”

“這還有把吉他。是不是還要?這個肯定沒法裝箱子了,一會兒幫你問問快遞小哥,看通過什麽渠道寄出去。”

“我看還有不少衛生紙,嘿嘿,都給放到箱子四周了,正好能保護中間的物品,記得開箱的時候檢查一下哈!”

“畢業證、學位證、報到證都看好了哈。千萬別丟了!”

師生間一言一語中蘊含的深情,比34度的高溫還要熱烈。2020畢業“寄”,溫情開啓!

(新闻中心 人文社科学院 外语系 数理系)

作者:新闻中心 发布日期:2020-07-20 收稿日期: 文章编辑: news 浏览次数: